<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td id="y9vsv"></td>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三國有君子 臊眉耷目

      第八百三十六章 龐統與關羽

          對于目前這個時代的猛將們來說,若是能夠打敗呂布,那就是揚名立萬的基礎。

          關羽,張飛,許褚三個人當年是怎么揚名的?

          車輪戰呂布……雖然行為卑劣,但也是揚名了,只因為他們各自能跟呂布打上百個回合。

          那為何趙云后來的名聲比他們還要高?

          糾其原因,是因為當年在南昌之戰,趙云和呂布進行過一對一的單挑,而且不分勝敗,更有甚者說那場比試是趙云勝利了。

          可即使如此,趙云的聲名至今也還是沒有呂布高。

          呂布在這個時代,就好像是一個特殊的存在,所有武將的本領的高低,都會以呂布作為標桿用以衡量。

          跟呂布打過百回合的,是萬夫不當之勇。

          跟呂布打過五十回合的,是真猛將也!

          跟呂布打過三十回合的,嗯!可堪大用。

          跟呂布打過十回合的,基本上這類人也不用特意記名字了,肯定是掛了。

          能跟呂布打過多少個回合,那是大家茶余飯后,永遠也談不夠的話題。

          呂布活到現在的根本價值,就是為了這個標準性而存在的。

          若是等哪一天,呂布去世了,那這個時代的習武之人的武藝評價標準必然會產生崩塌。

          關羽和張飛也是如此,對于打敗呂布這件事上,他們心中也是抱有深深的渴望。

          若是能夠打敗呂布,兄弟兩人日后便可以登上武人的頂峰寶座,一舉成名。

          當下,便見關羽走到龐統的面前,對著他一拱手,道:“龐司徒!關某請令出城迎戰!”

          此時,金陵軍的飛石已經是停了,城頭上剛喘歇過來一口氣。

          龐統疑惑的看著關羽,道:“出戰?什么意思?”

          關羽抬手指了指遠處的敵陣,道:“眼下敵軍皆是攻城軍,整裝備戰的馬軍和步軍極少,眼下正是出城與敵軍會戰的良機,關某請求出戰!”

          關羽身后,張飛亦是抱拳道:“俺也請命出戰。”

          龐統來回打量著兩人,搖了搖頭道:“不成!”

          關羽聞言,臥蠶眉緊蹙,不滿道:“為何不成?”

          “金陵軍善戰,且是有備而來,況且我們當下的任務,是緊守襄陽城,別的事情,與我們無關,主動出戰,絕不可以。”

          關羽搖了搖頭,道:“關某久經戰陣,認為司徒之見不可取,對方的主將乃是呂布,呂布何等人?勇而無謀之輩也!關某擔保此時出戰必可建功!愿立軍令狀。”

          龐統嘆了口氣,道:“關將軍喪子的心情,統非常理解,但眼下敵軍數萬人臨城,善戰者可不只是呂布一人,誰知道他身后有沒有其他將領備戰?誰又知道陶商安沒安排別的后手?將軍身為荊州的大將,行事還需沉穩才是。”

          關羽淡淡道:“司徒此舉,未免過于膽怯。”

          龐統在來之前,就曾聽劉備說過關羽此人傲慢,但萬萬沒想到他居然傲慢到這種程度。

          他龐統好歹也是司徒之尊,雖然名義上是聽從劉備的,但論及官職,尚在劉備之上,他關羽算什么?劉備麾下一將而已!

          若是沒有我的籌劃,和叔父龐德公的幫襯,你們三兄弟在荊州焉能立足?且還有今日之地位?

          你們就是三個屁而已。

          在龐統眼中,劉備并不是他的主公,只是跟他一種合作的關系而已。

          這是劉表死前,對龐統說的那番話起到的效果,屬于一種潛移默化。

          為的是讓龐氏和劉備等相互制衡,讓劉琦可以在當中屹立不倒。

          劉表用心良苦,不過他此舉雖然保證了兒子的上位,卻也同時讓荊州各派幾乎沒有高下尊卑之分。

          劉備,龐統,蔡瑁,伏完等人各成一系,誰也不服誰,這就是眼下荊州各勢力的情況。

          龐統一聽關羽對他語露不屑,隨即冷笑道:“不管我膽不膽怯,但我終歸還是襄陽城的主將,大漢的司徒,關將軍戰前想必也得到了玄德公的將令,要以龐某為先吧?”

          關羽一聽這話,頓時惱了。

          這小子居然敢以勢壓人?

          “你不納良言,關某便還說不得了?”

          龐統點了點頭,道:“不錯,說不得,歸根結底,你也不過是想跟呂布一決高下而已,并非當真為三軍謀。”

          關羽又待發怒,卻見張飛攔住他,道:“二哥不可,休要忘了大哥的軍令。”

          關羽聞言,這才強壓住怒火,

          他不在多言,只是轉身去協助守護城池了。

          張飛的脾氣雖然暴躁,但終歸不似關羽那般傲氣,因而在這關鍵時刻,倒是還能起到一個和事佬的作用。

          而與此同時,金陵城開始大舉攻城了。

          一時間,沖車,云梯等物被攻堅軍搬運著,紛紛向著城下沖去。

          而龐統坐鎮在城上,看著下方的那些進擊的金陵軍士卒,嘴角不由掛起了一絲冷笑。

          若是用拋石機繼續轟擊,那龐統可能還真就是會有些頭疼。

          但若是不繼續轟擊,而是要強攻城池,龐統就不會擔心了。

          他已經在襄陽城做好了充足的準備,而且襄陽城的底子在那擺著,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攻破的。

          一時間,城池上的石頭,箭支,金汁紛紛潑下,向城下的攻城的將士們潑灑,飛射而去。

          張遼在馬下,身先士卒,一手持刀,一手持盾,指揮著攻堅軍向著襄陽城拼命的發動進攻,而且他也親自攀城。

          “兄弟們,上城啊!跟我沖!”

          “殺啊!”

          三軍士氣大振,緊隨著張遼攀爬云梯上城。

          怎奈早就有人盯住了攀爬城池的張遼。

          張飛來到城頭,他也不使矛,只是手持巨石,沖著爬城的張遼,使勁的往下砸!

          “讓你爬!讓你爬!”

          適才別人扔的石頭,都被張遼用盾牌擋出去了,但張飛的力氣卻不同于旁人!

          “咣當!”

          一塊垂直降落的巨石砸在張遼的盾牌上,將他震得頭暈目眩,差點沒吐出來。

          張遼咬緊牙關,用力一揮手臂,堅持著將那石頭蕩出去了。

          但是,緊接著,被張飛用力撇下來的石頭,如同迫擊炮一樣,不斷的砸在張遼的盾牌上。

          一顆!

          兩顆!

          三顆!

          張遼終于堅持不住,口中因為重擊而被震出了鮮血,張飛的力氣著實太大了,且他還占據上風的主動,地勢優越。

          隨著又一顆石頭砸到盾牌上,張遼向后一傾,竟然是從梯子上跌落了下去。

          “將軍!”

          云梯下方,幸虧有張遼的護衛軍策應,他們拼死接住了張遼,并帶著他向后方撤去。

          前方的戰報稟報到了后方,呂布不由的眉頭一皺。

          張遼受傷了?

          “好賊子,這是逼著本將親自出戰啊!”呂布咬牙切齒的怒道。

          而阿飛和黃敘兩名小將則是站了出來。

          “溫侯,我二人愿意替張將軍往前陣接敵!”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