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td id="y9vsv"></td>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打造超玄幻 李鴻天

      第五百六十八章 微微一炸,表示感謝

          “鐺!”

          當空間被撕裂,一只渾然如玉般的手臂從那空間裂縫中探出,抓住那第十頭神魔的時候。

          有兩股恐怖的氣勁,頓時在這頭神魔的當空迸發。

          宛若金鐵碰撞的鏗鏘聲響,炸的整個虛空,寸寸爆裂,露出一個個黑暗的空洞。

          恐怖的風暴在那區域席卷,每一縷風暴中都蘊含極其強悍的能量碰撞,擁有撕裂一切的可怕威能。

          那第十頭神魔瑟瑟發抖,他有些懵,他和那十二位憨逼巫王戰的那么開心。

          怎么突然就卷入到了這種情況中?

          從氣息來看,這有可能是涉及到了兩尊極帝境界的強者爭鋒。

          他只不過區區一頭初階神魔,何德何能讓兩尊比擬不朽階神魔的極帝強者這般爭奪?

          你們開口,我一分為二好不好?

          然而,根本沒有人管這頭神魔的瑟瑟發抖,和內心波濤洶涌的想法。

          深淵中。

          其他的神魔早已經渾身泛寒。

          “是九重天的極帝!”

          “該死……果然是圈套,九重天的極帝竟是要利用這個新生天道的世界來坑殺我等!”

          “沒道理啊,極帝強者膽敢這般算計,就不怕招惹我族的不朽階神魔出手嗎?”

          剩下的神魔身軀顫栗,內心在燃燒憤怒之火的同時,卻又滿是疑惑。

          他們看著那被兩只撕裂空間而至的手臂,給拉扯不斷的神魔,內心在感受慶幸的同時,又有幾分悲涼。

          他們作為縱橫太古星空的神魔,何時混的這么凄慘?!

          澹臺玄睜開了眼,他的周身,業力瀚海翻騰三轉。

          金仙三轉的原理其實并不復雜,澹臺玄雖然未曾觀望那石碑的上卷,但是從陸九蓮的突破中,也可以推演的出來。

          再加上,有斬殺神魔所獲得的龐大的氣運之力的加持。

          他成功完成了氣運海的三次翻轉,成為了三轉金仙。

          比擬的上大帝境強者!

          而另一邊,陸九蓮也完成了修行,睜開了眼,鋒銳的眼眸中有恐怖的氣勁像是一柄劍,撕裂虛空三萬里。

          他們睜眼,看向了那恐怖爆發的位置。

          “古帝昊……”

          “曾經虛無天的主宰。”

          米迦佇立而起,周身有雄渾的氣運海在翻騰。

          這些神魔的出現,給他們帶來了機遇,斬殺神魔,他們獲得了磅礴的氣運加身。

          而如今,他們修為得到了突破。

          但是,此刻,面對那撕裂虛空探出的手臂,卻是依舊感覺到壓力。

          極帝之境,九轉金仙級別的強者!

          轟!

          兩只手臂皆是抓住了那第十頭神魔,無形的力量在碰撞著。

          那裂縫之后,似乎有一尊恐怖的存在,淡漠的看著一切。

          氣氛在這一刻,陷入了無與倫比的凝重之中。

          顯然,在此時此刻,五凰諸眾都明白了,這些神魔的出現,也許可能是陸少主的算計。

          似乎,這些神魔可以給五凰帶來巨大的氣運轉機。

          而事實也的確如此。

          陸九蓮,澹臺玄,米迦,竹瓏等五凰金仙,在這些神魔的氣運幫助下,一舉跨入了三轉金仙的層次,境界得到了提升。

          這通往太古星空的裂縫,是九重天的古帝們開辟的,也就是說……這些古帝們,被陸少主……給坑了。

          而這古帝昊,不甘心啊。

          亦或者是,不想坐視五凰通過這些神魔得到提升,所以……想要擒拿第十頭神魔。

          破了五凰提升的機會!

          因為,陸少主恰好放入十頭神魔,定然是有原因的。

          擒拿走第十頭神魔,可以破壞陸少主的計劃。

          “到了我陸平安手上的東西,可沒有那么容易拿回去。”

          陸番淡笑聲響徹著。

          下一刻,手臂中陡然爆發出了驚天的力量。

          似是卷起恐怖的潮汐,不斷的撞擊著虛空,使得虛空在這碰撞之下,不斷的發生轟鳴和震顫。

          似是要龜裂開來一般。

          “十頭神魔,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裂縫之后,傳來了淡淡的聲音,聲音悠遠。

          “你猜?”

          陸番當然沒有準備告訴對方。

          但是,對方卻是也有所察覺了,因而在謹防著陸番。

          本源湖,湖心島上。

          陸番探出手,他的手,撕裂了空間。

          湖心島上狂風大作,恐怖的威壓,使得瀚海在不斷的翻卷,炸起一圈圈的海浪。

          凝昭,倪玉和伊月安靜的站在陸番的身邊,大氣不敢出。

          因為,他們也通過裂縫感應到了那虛無深淵中,古帝昊的氣息。

          那是極帝強者的氣息。

          陸番的神色凝重了起來。

          身軀驟然化作了金色,金行不滅魔軀催動。

          隨著五凰的發展,陸番的實力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他在煉氣十層中已經走出了很遠,所獲得的積累,并不能小覷。

          因而,在整體戰力上,哪怕沒有得到五凰天道加身,大概也有大帝巔峰的戰力。

          而古帝昊雖然是極帝之境。

          但是,他似乎處于虛空裂縫深處,探出虛空裂縫,力量便得到了削弱。

          而通過虛空裂縫,再撕裂空間壁障,抵達五凰,得五凰天道的削弱。

          大概力量層次也與大帝巔峰差不多。

          所以,與此刻的陸番,算是半斤八兩。

          陸番自然不會松手,系統所需要的任務,便是弄死十頭神魔,少一頭,都無法完成任務,因而,陸番不會讓古帝昊,打破他的計劃。

          轟轟轟!

          “陸少主,我等來助你。”

          深淵中。

          澹臺玄怒喝。

          他顯然明白這些神魔的關鍵性。

          正是因為斬殺一頭神魔,他完成了氣運海三轉,哪怕這神魔沒有什么特殊性,就單單所蘊含的氣運,就讓澹臺玄不愿意輕易的松手。

          “我也來。”

          陸九蓮手捏劍指,一劍遙指。

          頓時一朵朵劍蓮在空中綻放,直逼那古帝昊的手臂。

          米迦握著雙拳,目光中帶著幾分凝重之色。

          “雖然我米迦不服天靈古帝,但是……你們逼死了天靈古帝,毀我天靈族根基,此仇,不能就這么算了。”

          米迦極道帝拳橫推而出,氣勢如山岳般壓制而過。

          三位剛剛踏入三轉金仙的大帝層次強者,紛紛出手,爆發出的恐怖威能,讓空間如打破的鏡子般,寸寸爆裂。

          裂縫之后。

          古帝昊神色卻是沒有多大的變化。

          卻見,他的手臂之上,竟是有一個個陣言涌動。

          “臨”,“斗”,“兵”,“者”……

          一個個陣言,化作了陣法,似乎代表了無上的規則,壓迫而下。

          米迦,陸九蓮和澹臺玄三位大帝,竟是無法逼近那陸番和古帝昊雙臂的區域。

          陸番目光一凝。

          八卦陣言也浮現而出。

          “乾”,“坤”,“坎”……

          陡然壓制而下。

          兩只手臂再度迸發出恐怖的能量風暴。

          “這邊不用你們管,你們先助其他人將剩余神魔打死。”

          陸番的聲音傳出。

          陸九蓮,米迦和澹臺玄三者倒退而出。

          神色不由一凝。

          “逼近極帝層次的戰力,我等如今,尚且沒有插手的資格。”

          澹臺玄深吸一口氣。

          另一邊,竹瓏也完成了破境,神色的氣息越來越強悍。

          聽到陸番的話。

          阿爸的話,竹瓏沒有絲毫的猶豫。

          很快,閉眼,睫毛輕顫,身軀橫移而出,直逼剩下三頭活著的神魔而去。

          白青鳥如今早已經亭亭玉立,再也不是當初那農家院的老土養雞女。

          她就像是真正的鳳凰一般耀眼,眉眼如火,周身九頭鳳凰纏繞著,有鳳凰真火在不斷的燃燒著。

          雖然只是準帝境,但是在神魔的攻伐之下,竟是沒有絲毫的落敗跡象。

          而竹瓏的出現,欲要幫助她打殺神魔,白青鳥倒是也沒有拒絕。

          以準帝之境,想要逆伐斬帝,斬殺神魔,還是有幾分困難的。

          因而,她沒有拒絕竹瓏的幫忙。

          竹瓏倒是也干脆。

          掄起先天陰陽二氣纏繞的陰陽磨盤,直接掄下。

          如今的竹瓏,跨入三轉金仙層次,對初階神魔有巨大的壓制。

          與白青鳥對戰的那頭神魔頓時惶恐。

          他抬起手臂抵擋,一陣恐怖的敲打,他的雙臂被暴力錘的稀爛,竹瓏沒有絲毫的心慈手軟,阿爸讓她打死這些神魔。

          那她就死命的打!

          一個都不許跑!

          先天陰陽磨,乃是竹瓏的先天靈寶,威能何等的恐怖。

          那頭神魔發出了凄厲的慘嚎,爆發出了神通。

          轟!

          有一個巨大的眼珠子浮現在神魔的頭頂上方。

          眼珠子中釋放出恐怖的魅惑氣息。

          “神通?”

          竹瓏一怔。

          搞的跟誰沒有神通一樣。

          竹瓏粉唇輕輕抿起,下一刻,睫毛顫動,睜開了眼眸。

          左眼黑,右眼白,猶如白晝輪轉,先天陰陽涌動不休。

          噠噠噠噠……

          恐怖的威壓,頓時讓那頭神魔的神通崩潰。

          神魔的眼眸爆碎,血液狂涌。

          那頭神魔感覺到了來自上位神魔的壓力,他癱軟在了虛空中,瑟瑟發抖。

          “這神通……”

          “不朽階?不……不止不朽階……”

          他滿臉驚駭的盯著竹瓏。

          然而,先天陰陽磨盤傾軋而下,這頭神魔渾身甲胄爆碎,血肉模糊,靈魂都險些湮滅。

          在幾乎要碾死這頭初階神魔的時候。

          竹瓏收手了。

          讓白青鳥來收尾。

          畢竟,最后補刀的那一下,決定了氣運的大頭。

          白青鳥也沒有客氣,九頭火凰盤旋而起,似是化作了一股恐怖的沖擊波,驟然湮滅了這頭神魔。

          火焰散去。

          神魔肉身依舊,但是這頭神魔的靈魂卻早已經湮滅。

          每一頭神魔的肉身,那都是極其珍貴的寶物。

          龐大的氣運降下,白青鳥閉著眼,她的腦海中《九凰變》開始再度運轉。

          九頭小雞崽,似是在這一刻,再度升華。

          得到了血脈上的進化似的。

          白青鳥的威勢更加的恐怖了。

          而另一邊,澹臺玄和陸九蓮看到竹瓏的舉動,頓時驚為天人。

          原來,還有這操作。

          他們學著竹瓏的方式,將另外兩頭神魔也一頓暴揍。

          最后,扔給了聶長卿和司馬青衫。

          很快,兩頭奄奄一息的神魔,身隕。

          聶長卿和司馬青衫,跨越了瓶頸,得氣運加身,如江河的氣運,化作氣運海。

          轟隆隆……

          不斷的有厚重云層滾動而來,那是天道劫罰。

          白青鳥,聶長卿,司馬青衫的劫罰,都是金仙劫,作為新晉金仙,自然要遭受天道劫罰的洗禮,穩固自身的力量。

          至于劫罰,陸番就沒有再關注了。

          他與古帝昊在進行力量的暗中交鋒,在比拼誰的力量更強。

          就像是在進行著一場拔河,不過陸番不急。

          隨著其他神魔的死亡,系統面板中,任務的完成度,也逐漸的趨于圓滿。

          滅殺神魔數量。

          當整個虛無深淵中,只剩下最后一頭神魔的時候。

          陸番嘴角不由微微上挑,流露出了一絲滿意之色。

          只差一頭神魔便能夠完成系統的特殊任務了。

          陸番也沒有想到,這一次的任務,能夠完成的這么輕松。

          本來,他還以為要進入九重天,穿過九重天上界,踏入太古星空。

          在太古星空中找尋神魔,一頭一頭的弄死,方可完成這特殊任務。

          陸番甚至都做出了十年計劃,一年前往太古星空狩獵一頭神魔。

          結果……

          熱情似火的九重天古帝們,竟然直接給他開辟了太古星空和五凰的通道,讓神魔們能夠直接進入五凰。

          省了陸番前往太古星空的麻煩。

          陸番不禁感慨,知我心者,唯有古帝們。

          抓著第十頭神魔的古帝昊,似乎也感應到了五凰的不對勁。

          隨著一頭頭神魔的隕滅。

          古帝昊,隱隱約約能夠感受到,五凰中開始有磅礴的能量在孕育,就像是沸騰的開水。

          這是一種冥冥中的感覺,他也說不出來為什么。

          每死一頭神魔,五凰的這種威勢就會積蓄一成。

          “這第十頭神魔,不能再死了。”

          古帝昊心中做出了決定。

          八卦陣言和九字陣言在互相對抗著。

          這是一場陣言的交鋒。

          仿佛有星空在幻滅,似是有歲月在崩塌。

          那第十頭神魔,夾在這威能中間,進退不得,身不由己,瑟瑟發抖。

          他好怕啊。

          可是,他跑不了,甚至他想動都動不了。

          他后悔了,他為什么要踏入這方世界?

          曾經有一個逃離的機會擺在他的面前,他為什么不逃?

          反而要拼死往里鉆?

          這個世界……是一個圈套,是一個陷阱,是神魔的埋骨地!

          轟轟轟!

          天雷在滾滾,不斷的降下驚世劫罰。

          那是五凰新晉金仙在渡劫。

          而陸番,卻是感覺到五凰在積蓄威勢。

          這股威勢,對五凰而言,有著巨大的改變。

          “不跟你搶了。”

          陸番淡淡的聲音順著空間裂縫響起。

          古帝昊一怔。

          下一刻,便發現陸番松開了拽著神魔的手臂,龐大的力量爆發。

          拉扯著這第十頭神魔飛速的往空間裂縫中而去。

          不對!

          有古怪!

          陸平安與他爭了這么久,為什么此刻要松手?

          古帝昊,下意識的就打算要松手。

          可是,他又不愿松手,萬一……陸平安那逼人在唬他呢?

          轟!

          第十頭神魔很快便被拉扯入了空間裂縫之后,漸漸的隱匿消失。

          而陸番所在的空間裂縫也逐漸愈合了起來。

          虛無空間一下子變得安靜。

          十頭來自太古星空的兇殘先天神魔,就這般九死一失蹤。

          虛無深淵中。

          只剩下了聲勢浩大的天道劫罰。

          聶長卿,司馬青衫還有白青鳥正在渡劫,證道金仙。

          而今日過后,五凰將再度誕生三位金仙級別的強者。

          竹瓏,澹臺玄,陸九蓮和米迦四位金仙三轉,比擬大帝層次的金仙,望著古帝昊方向逐漸愈合的虛空裂縫,以及那頭消失的第十頭神魔。

          眉頭不由的蹙起。

          “陸少主……怎么松手了?”

          “那可是一尊神魔啊,蘊含著磅礴氣運,可以再度培養出一尊金仙,就這樣被古帝昊帶走,好可惜。”

          “陸少主既然松手了,自然有其目的。”

          陸九蓮等人徐徐道。

          而虛無深淵中。

          裹在黑袍中的天靈古帝盯著那愈合的空間裂縫,深吸一口氣,他的內心中,有思緒翻涌。

          在見到古帝昊手臂的時候。

          他腦海中的記憶開始不斷的沖擊著封印。

          “古帝昊……那虛空裂縫深處……到底發生了什么?我當初到底看到了什么?”

          天靈古帝捂著腦袋,卻是不敢在繼續深想下去,他害怕自己繼續想下去,腦子會炸開!

          他望著虛無深淵中漂浮著一頭頭神魔尸體,不由的嘴角一陣抽搐。

          但同時內心竟是有幾分羨慕。

          雖然虛空裂縫深處的記憶被封印,但是他枯坐太古星空數十萬載的歲月卻沒有消失。

          當初他枯坐星空,為九重天抵擋入侵的神魔。

          那時候的他,孤立無援,若是他也有這么多的幫手就好了。

          可惜,那時候的他,孤獨無比,一個人在星空中枯坐。

          沒有人來幫他,沒有人來管他。

          他一個人抵擋著諸多先天神魔。

          哪怕他將初階神魔打成重傷,可是他不敢去追。

          因為他一旦去追,就會缺少人坐鎮九重天,使得九重天被神魔所入侵。

          而如今的五凰卻完全不一樣。

          這么多人并肩作戰,甚至一些弱小者,都會在深淵之外,集結起來,共同對抗神魔分身。

          或許,這便是九重天與五凰的差別之一吧。

          本源湖,湖心島。

          陸番收回了手,身上的金行不滅魔軀狀態也開始逐漸的消失。

          他端坐在千刃椅上,嘴角微微上挑,手中捏著青銅酒杯,飲了一口剛剛被凝昭煮的溫熱的天仙酒。

          下一刻,眼眸中驟然浮現出白色線條。

          靈壓棋盤之上,似是有畫面倒映而出。

          真以為他陸平安的東西那么好拿?

          ……

          九重天。

          虛空裂縫深處。

          空間裂縫撕扯,爾后,徐徐愈合。

          那第十頭神魔,一臉懵逼的被拉扯到了此地。

          一尊尊古之大帝浮現而出,恐怖的氣息交織縱橫,讓這頭初階神魔,感覺一下子似乎進入了大帝窩一般。

          瑟瑟發抖到,不敢動彈。

          手臂拽著這頭神魔不斷的往虛空裂縫深處而去。

          古帝昊強橫的元神波動,涌動彌漫著。

          古之大帝們也好奇的望著。

          這神魔到底有什么魔力?

          陸平安為何能夠利用這神魔讓五凰不斷變強?

          轟!

          忽然。

          古帝昊的動作頓時僵住了。

          拉扯神魔的動作也陡然止住。

          一尊尊古之大帝不由的疑惑。

          那頭神魔瑟瑟發抖,絲毫不敢動彈。

          他只是一尊初階神魔,哪怕是高階神魔,在這等環境,怕也不敢有任何的異動。

          “不對……”

          “陸平安為什么不爭了?”

          裂縫深處,有強橫的元神波動擴散。

          似乎有疑惑在交織。

          “根據其他神魔的下場,陸平安可能只是要這些神魔身死便可,也就是說,陸平安在與本座爭奪的時候,便可輕易下殺手抹殺這頭神魔。”

          “但是他為何不抹殺?任由本座將其帶回……”

          轟隆隆。

          裂縫深處的意志在涌動著。

          下一刻,氣氛陡然變得無比的凝重,像是壓抑的火山,隱隱要噴發似的。

          轟!

          爾后。

          裂縫深處,一股強大到可以湮滅一切的規則力量驟然席卷而出。

          沖擊向了這尊神魔,要將對方碾碎。

          裂縫中,諸多古之大帝頓時疑惑

          似乎不明白古帝昊費盡心思將這頭神魔從五凰帶回,怎么又要立刻下殺手。

          驀地。

          似乎平地起驚雷一般。

          嗡……

          這頭神魔的頭頂上方,驟然有棋盤虛影展開,淡淡的笑聲如驚雷炸響。

          有人挽袖,落子棋盤。

          “可惜,被發現了。”

          “本還想瞅一瞅裂縫深處的秘密呢。”

          諸多古之大帝們頓時瞳孔一縮。

          看著那頭神魔,眼眸中流露出萬千兇芒。

          “陸平安?!”

          轟轟轟。

          一位位古帝的氣息沖霄而起,仿佛驚濤駭浪欲要將這第十頭神魔湮滅。

          這頭神魔癱軟在了地上,神色惶恐,不斷擺手。

          “不……我不是……”

          我就是我,來自太古星空的小神魔!

          他真不是陸平安啊!

          轟!

          古帝昊的攻伐尚未逼近。

          這頭神魔便裂開了。

          從身軀內部開始裂開,八卦陣言從其體內交織跳動而出。

          而八卦陣言竟是化作一朵八色蓮花。

          蓮花開八瓣,每一瓣一種顏色,蘊含著一種八卦陣言,蓮蓬呈現黑白陰陽二色,似是竹瓏的陰陽磨盤。

          陸九蓮的怒蓮和竹瓏的神通。

          在這一刻竟是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陸九蓮本是陸番的分身,而竹瓏作為陸番的貼心小棉襖。

          陸番結合兩者的攻伐,在與古帝昊爭奪神魔的時候,便將兩種攻伐結合,塞入了神魔之軀內。

          對陸番而言,他的目的就是讓這頭神魔身隕。

          但是,既然古帝昊主動搶奪這神魔。

          神魔在哪死不是死?

          那陸番就順勢而為,在這頭神魔上布上一些小伎倆,順便,試試能否通過神魔勘測到裂縫深處的秘密。

          可惜了……

          被古帝昊給發現了。

          “小小心意,不成敬意,禮尚往來。”

          “你們送本公子神魔,本公子無無以為報,就送爾等一朵絢爛的蓮花,微微一炸,表示感謝。”

          陸番淡淡的聲音響徹。

          話語停滯的剎那。

          古帝昊的攻伐也猶如風暴般驟然而至。

          沖擊在了八色怒蓮之上。

          s六千字大章,求推薦票,求月票哇~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