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td id="y9vsv"></td>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我的細胞監獄 穿黃衣的阿肥

      第七百零一章 重創

          沒有……線。”

          霍子平在殺敵時,都能窺見到對方的「生命線」,一旦將其斬斷就能直接殺死目標……對于強大的目標「生命線」也將變得難以捕捉或是異常堅韌,或是有別的特質。

          但無論如何,霍子平的心眼總能看見生命線。

          然而,就在剛剛施放出劍技「龍閃」,瞬間斬過韓東的身體時,全過程根本就沒有看見任何一根生命線。

          回頭看向尼古拉斯時,其脖頸根本就沒有斷裂,整個人似乎位于另一個位面。

          由于第一次遇到這樣古怪的情況。

          如同一粒黑沙落入霍子平的心湖,蕩起了少有的波浪。

          「燭龍炎心」

          丹田之中的真氣沿著霍子平的身體脈絡,流向龍劍……因劍體的特殊材質,立即將真氣轉化為「龍炎」。

          一種能焚盡萬物的火焰,在劍身表面輕輕地燃燒著。

          ……

          畫面轉向韓東這里。

          同樣在驚嘆于剛剛霍子平的凌厲攻擊。

          一斬一躍一閃……若自身沒能處于死亡意境下,恐怕已經被斬殺了。

          “若擋不住霍子平的劍,也就根本不可能取勝。

          我必須提煉出最硬的黑沙,借由渡鴉者提供的黑魔法強化,形成超強的防御系統。”

          德瑞鎮公園范圍內的水泥地面,均受到黑魔法領域的影響而沙化。

          漫天黑沙已被卷向天空。

          每隔一秒都會有少許完美的六棱型黑色沙晶,落入韓東的手中。

          也就在這時。

          一股熱浪席卷而來。

          與眾不同的熱,不同于普通火焰,也與托古身上的地獄烈焰截然不同。

          韓東以小魔眼看過去時,在目視裹著一層烈焰的龍劍時,居然能隱約窺見一只全身燃燒著烈焰的龍相虛影。

          韓東能直觀感覺到,被這種龍炎所灼燒。

          就算在死亡狀態下,依舊會有危險。

          “沙晶還不夠……拖延一點時間吧。”

          法杖一揮。

          三只看似普通的黑色烏鴉向著霍子平飛去。

          就在飛行到一半距離時,烏鴉的黑色鳥喙完全裂開成90°

          嘎嘰嘎嘰~

          從烏鴉體內瘋狂涌出十多根沾滿著粘液的恐怖觸須,試圖鉆入并污染霍子平的身體。

          這樣的畫面,讓龍城小隊里的三人瞬間有一種在城外執行調查任務而遭遇異魔的緊急情況,因本能而迅速戴上「護目鏡」。

          然而。

          唰!

          背身相對的霍子平,根本沒有回頭……心眼已捕捉到目標,給出一記回身斬。

          烏鴉皆盡被斬殺,觸須也在龍炎的包裹下燃燒殆盡。

          霍子平回過身時,已將雙目閉上,只通過其它的感官以及心眼去審視對手……屏蔽視覺污染的同時,行動也不會受到任何污染。

          「踏前斬」

          明明只是一個壓低重心的前踏斬擊。

          霍子平卻能在一個踏步的時間里,拉近十米的距離。

          瞬間拉近距離,達到攻擊范圍。

          縱向斬擊。

          燃燒的刀刃在空中留下一道炎龍虛像。

          只是,未能擊中。

          韓東也在剛剛一瞬間,不知怎么地拉開了一米的距離。

          “嗯?怎么移動的?”

          閉眼的霍子平微微偏頭,未能理解韓東的躲避方式。

          與其思考,不如繼續進攻。

          「飛渡浮舟」

          這是一招舍棄防御,前壓式地連續劍技。

          憑借人體與劍的完美融合,給予流水般的連續打擊,幾乎不會給對手任何反擊的空隙……每一劍予以的力道,都會在連擊過程中不斷增加。

          嘗試招架這一招將會給個體帶來極大的「硬直」效果。

          同時,每一劍攻擊的位置以及下一劍出現的位置,極其刁鉆。

          絕不可能做到連續躲閃。

          然而……

          唰~唰~唰!

          一道道炎弧留在空中。

          韓東以一種近乎不可能地方式躲過每一次揮斬。

          “不對……這是空間技巧?!”

          意識到問題的霍子平,立即·將心眼觀測的區域擴大。

          發現韓東除了身體會給予閃避動作外,在其身后還長有一只連接著手臂的惡犬。

          通過惡犬接觸身后大概一米遠處的躲避位置,韓東就能進行短距離的空間轉移。

          “并不是絕對意義上的空間,需要以「接觸」為條件……既然如此。”

          霍子平專注于惡犬即將觸碰的位置,立即更變下一次斬擊的路線。

          預前斬出。

          危險……

          韓東也在這時提煉出了足夠的沙晶。

          「沙壁」

          一層與眾不同的黑沙突然擋在韓東身前。

          原本能夠輕易切割黑沙的劍刃,這一次卻變得阻礙重重。

          叮叮叮……

          一個個飽滿而完美的沙晶撞擊在劍刃表面,發出清脆的響聲,嚴重影響斬擊的速度。

          同時,一種危險氣息被霍子平嗅到。

          似乎在黑沙背后,韓東正在蓄積著某種致命招數。

          是繼續完成斬擊?

          還是收招撤走?

          霍子平選擇了一個折中的辦法。

          「震」

          已切入黑沙的劍刃,改斬為震。

          嗡!!

          因劍刃的震顫,打亂緊密排布的黑沙。

          收劍而改作防御姿態,隨時準備招架從黑沙后面出現的攻擊。

          右手更改劍招的同時,霍子平也在超快速運轉體內真氣,調于左手。

          一記龍炎掌正面轟出。

          整個過程行云流水,絲毫看不出霍子平是在中途進行臨時換招。

          也就在這一掌越過震散的黑沙時。

          一只由觸須糅合而成的百目血犬也同時咬向霍子平。

          “這就是公孫浩所言的異構化產物?”

          試圖以劍刃進行招架時。

          血犬側偏著腦袋,上、下顎無限制裂開,完全超過常規范疇……避開刀刃的招架,一口咬向霍子平。

          轟!

          韓東的左胸口挨上一掌,如若受到龍獸的沖撞以及烈焰灼燒,整個人倒飛出去十多米遠……死亡未能成功避免傷害,噗!大口鮮血嗆出。

          而且因什么東西被切斷,疼得韓東在地面不停抽搐。

          霍子平倒退三步。

          鏘!

          劍刃插地,支撐著身體。

          左手死死捂住留在右肩上的犬齒牙印……甚至可見一根根細小的觸須還在傷口內蠕動著,加深著傷害與污染。

          嘀嗒嘀嗒……血液滴落。

          而且。

          而且,在與韓東近距離的戰斗期間,霍子平還受到死亡的侵襲,全身多處皮膚都出現了老化的現象……甚至在皮下形成了一些堵塞的血塊。

          霍子平面前。

          張嘴達到一米深度的「百目血犬」也被斬斷在地……在關鍵時刻,被「心劍」所斬斷。

          否則,這一口若完全咬下去,霍子平的右半身可能就沒了。

          所謂的護體真氣在這樣恐怖的血犬利齒下,形若無物。

          均受重創。

          戰斗暫時停止……

          戰斗的強度完全超乎了觀戰者的預想,看呆眾人。

          馬桃桃盯著單膝跪地,甚至需要插劍來支撐身體的隊長,回想起自己以前制定的小隊作戰計劃,著實可笑,也是一陣后怕。

          “若沒有這樣的約戰,而是小隊正面碰撞,我若對上這位黑魔法使……可能會死吧。”

          閱讀網址: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