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9vsv"><strong id="y9vsv"></strong></acronym>

<td id="y9vsv"></td>

    1. <li id="y9vsv"><option id="y9vsv"></option></li>
      <p id="y9vsv"></p>
      <pre id="y9vsv"></pre>

      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我有一座恐怖屋 我會修空調

      第946章 二十年前的聲音

          “那一天他對我說了很多,都是平常不曾說的話。”

          “你說的那個人,他現在還在這棟樓里嗎?”陳歌能聽出身邊的聲音在打顫。

          “他搬了出去,已經很久沒有回來了。”

          “那你想不想再見他一面?”陳歌輕輕拽了一下衣角:“我覺得你應該會有很多話想要給他說,畢竟是他讓你渾身冰涼,感覺不到溫暖。”

          “我……”

          “沒事,我會幫你,我一定會幫你的。”陳歌扶著墻壁緩緩站起:“如果他沒有離開含江,一周之內,我會把他帶來。等你見過他之后,我可以帶你去一個更溫暖的地方。”

          女人沒有回答,陳歌也不著急:“現在我又多了一個必須要活下去的理由,外衣你留著吧,我會回來的。”

          邁開腳步,陳歌正要往上走,身后再次響起了那個女人的聲音:“不要再往前走了,你回不來的。”

          “回不來?為什么?”

          “因為十三層上面是十四層。”

          一件外衣被塞入陳歌手中,陰寒潮濕的感覺緩緩消散。

          “她想告訴我什么?”陳歌抓緊手中的外衣:“江源小區的居民樓沒有十四層,十三層上面應該是十五層,但是她卻說十三層上面是十四層?也就是說十四層其實存在?”

          已經走到了這里,陳歌不會后退,他知道自己距離真相已經很近了。

          內心默數臺階數,陳歌來到了十三層,這一層很安靜,就和普通的小區樓道一樣,沒有任何異常。

          邁步前往十四層,陳歌走到一半的時候,鼻尖微動,他聞到了一股飯香。

          不知道用什么東西做的,也不知道是什么菜,但大腦似乎在一瞬間就判斷出了這是一股飯香,就像是烙印在記憶深處的一樣。

          “是從十四層飄來的,有人在做飯?”

          一步一步向上,不知是因為體力消耗過大,還是精神太過疲憊,陳歌感覺十三層到十四層中間的臺階格外的多。

          明明數目和其他樓層一樣,抬腿次數也一樣,但卻花費了更多的時間。

          指尖落下,原本光滑的墻面上出現了干裂的墻皮,樓道里似乎也多了許多雜物。

          周圍的一切都帶給陳歌一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他機械般重復著抬腿落下的動作,聞著那股飯香,終于來到了十四層。

          在他剛剛站穩的時候,走廊里門軸轉動,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音,一扇鐵門被打開,隨后一個男人的聲音從走廊深處傳來:“陳歌,回家了?”

          聽到這個聲音的瞬間,陳歌大腦一片空白,他猛地轉身面對走廊。

          這個男人的聲音他聽了二十幾年,這一句回家了,他從小到大不知道聽了多少遍。

          他已經將這個聲音記在了心底,刻在了自己的骨頭上。

          “飯已經做好了,你剛上樓,你媽就聽見你腳步聲了。”

          指甲剜進了肉里,陳歌慢慢抬起手臂,抓住了蒙眼的黑布。

          他想要看一眼,他從沒如此想要睜開眼睛。

          抓著黑布的手越來越用力,他手背上浮現出條條青黑色的血管。

          “第一次一個人上學感覺怎么樣?”

          “別的小朋友都有人接送啊?!”

          “沒人欺負你吧?”

          “交到朋友了嗎?你性格這么像我,不應該不受歡迎啊?”

          “洗手,洗手,洗手,別亂跑……”

          一句句話從走廊深處傳出,直到門軸再次轉動,鐵門關上。

          那個男人的聲音消失了,走廊里陸續響起了其他人的聲音,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新搬來的那家人啥毛病?天天半夜等孩子睡著了以后就出去,怪不得他孩子天天做噩夢。”

          “你們有沒有聽見,他家白天屋子里都是笑聲,晚上全是哭聲,小孩一個人在屋子里不害怕嗎?”

          “奇了怪了,我今天親眼看見他們一家三口白天出去的,怎么晚上屋子里還有小孩在哭?”

          “哥幾個!我發現一件事,新搬來那一家不是大人有問題,是那個小孩有問題!我親眼看見有個新海什么醫院的醫生過來給那孩子治病!你們可不要讓自己孩子跟他在一起玩!”

          “怎么感覺被醫生治療過以后,那孩子病的更重了?你們知道嗎?那個小孩白天把自己做的噩夢給父母講,晚上父母不在家,他把那些噩夢給自己影子講,嚇死個人!”

          “那不對啊,他白天黑夜都不睡,什么時候做的噩夢?那小孩講的真是夢嗎?”

          “你別嚇唬我,算了,反正他們也快要搬走了,再忍幾天。”

          “搬走?”

          “恩,聽說是去西郊,孩子父母要去一個樂園工作。”

          耳邊的聲音慢慢消散,陳歌仍舊站在原地,他的手還抓著蒙眼的黑布。

          過了好一會,陳歌才深深吸了一口氣:“我只記得那些美好的東西,鄰居們說的這些我大多已經忘記,不過其中有幾個關鍵點需要注意一下。”

          “在我很小的時候接觸過一位從新海醫院來的醫生,也就是從被他治療過后,我開始給自己的影子講述噩夢。”

          “我的影子應該是從那個時候變得奇怪,一切的關鍵是那個醫生。”

          “醫生是從新海過來的,被詛咒的醫院就在新海和含江中間,這是一個巧合嗎?”

          站在十四樓,陳歌默默的轉過身,背對那條發出各種聲音的走廊。

          他抓著黑布的手慢慢用力,最后將有一點濕潤的黑布取下,此時他的雙眼依舊緊閉著。

          “我很想睜開眼就看到你們,但我知道這不可能。”陳歌沒有回頭,扶著墻壁,繼續向上走去:“你們曾把你們的一切給了我,現在我就用我的一切,去找到你們。”

          漆黑的樓道里,陳歌的背影和往日有些不同。

          十五層、十六層、十七層……

          心里默數著臺階數,陳歌知道自己現在來到了十七層,也就是理論上這棟樓的頂層,不過他卻沒有急著睜開眼睛。

          “十四層本不存在,但是那個身體冰冷的女孩卻說十三層上是十四層。這棟樓本來有十七層,如果加上多出來的十四層,總共應該有十八層,就像十八層地獄一樣。”

          陳歌說完,摸著墻壁挪動腳步,很快他的鞋尖就觸碰到了往上走的臺階。

          “果然還有第十八層。”
      青海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